西城时代幼儿园(即将竣工)

项目地点:中国云南省昆明市

项目规模:2680平方米( 28847平方英尺)

建筑类型:学前教育建筑,钢筋混凝土结构建筑

项目概述:

中国云南省昆明市(黑林铺)西城时代幼儿园的设计为教职工及儿童提供高品质的空间体验,同时为社区及周边城市空间品质的提升增加了重要附加值。该幼儿园根据基地的实际情况布置并且拥有独特的造型,优化了教室内部以及室外活动场地的自然通风、采光及日照。建筑北面和西面沿街的墙体具有强烈的形式感,不仅创造了该社区内重要的公共建筑的鲜明形象,并且在社区内定义、增强了城市的街道空间。北面和西面这些形式感强烈的墙体构成了颇具动态的活泼形式,沿着这些沿街墙面,在适当位置布置了建筑的主入口大厅、公共空间、楼梯及走廊,玻璃和大片格栅的运用在兼顾了通透性的同时,为在沿着这些立面内部的儿童活动空间形成了对声音和光影的过滤。天窗和格栅屏障内的通透走廊使南面的阳光可以反射到北立面和西立面,这些反射的光影将使较长的沿街立面显得充满生气。

该幼儿园的人行主入口布置在建筑较为安静的一面,使儿童进出幼儿园的路线与西面交通繁忙的大路错开来,同时在入口前提供给接送儿童的家长们远离嘈杂交通的安静的等候区域。主入口外颇具标识性的广场区域使儿童和家长拥有足够的上下课时段的等候及接送空间。紧邻主入口、位于音体室下方的是一个全玻璃外墙的多功能房间,既可供学校内部使用,也可作为非正式的亲子交流等候区域,甚至可以供社区内部会议使用。

在该建筑的南向,教室墙面均布玻璃门窗,开向由一层到三层逐层退台、可直接通向地面活动场地的露台。这些南向阶梯状的露台为每个教室提供了直接与室内空间紧密相连的日照充足的室外分班活动场地。该建筑的总体布局和形式创造了充满活力的社区景观及人文交往空间,在建筑的每个不同方向上都根据室内的功能以及沿街城市功能最大程度上优化了自然通风和日照条件。并且这个小小的建筑在周边垂直方向上尺度巨大的高层住宅及办公楼的包围之下,为社区提供了一个尺度宜人的水平尺度上的开放花园空间。

该幼儿园建筑在各组教室体块之间用通风采光通廊隔开。这样结构上的脱离使得每个教室的大部分墙面都能够拥有直接对外的自然采光和通风,在整栋建筑内充满了无眩光的自然光照、可有效降低室内温度的穿堂风以及健康干燥的新鲜空气。这些穿越建筑的空气通廊使穿过各个教室以及不同教室之间的视线得到良好的控制,同时将自然流通的新鲜空气以及阳光输送到建筑的每个角落。办公室以及其他产生较多热量的空间被放置在建筑北面,由开敞走廊与主要生活空间进行了一定的分区,以有效降低建筑热负荷。厨房和服务区域都位于建筑的下风相处,并且有直接对外的出口,因此主导风向能够把烹饪产生的油气带出教室和其他室内空间。

建筑的大堂以及所有的楼梯和走廊均设计为开敞式,由开放的格栅栏杆作为屏障遮挡阳光和风雨,平衡地保障了该幼儿园内的走廊以及其他公共空间具有有效的自然光照以及令人愉悦的自然通风和良好采光。

在该建筑的南向,教室的门窗带有由遮光板及格栅构成的反光遮阳组件,使得教室内部能在冬季拥有直接日照,而在夏季又能够避免直射阳光造成室内过热。教室门窗的配套反光遮阳组件能够将室外的自然光反射进远离窗户的教室内部,使室内整体照度更为均匀。这些控制太阳辐射、优化自然光以及提供新鲜的自然通风的方法均是为了最小化建筑将来的使用及维护能耗,同时为儿童及教职员工提供高质量的使用感受。

因为成本控制原因,该建筑将使用现浇混凝土梁柱系统及填充砖墙建造,门窗框采用本色电镀铝合金,局部使用无框玻璃及幕墙。开放的格栅屏障以及栏杆系统也采用本色电镀铝合金。建筑外部的地面上将沿基地周边种植大量的景观植物,并且在教室外的露台布置盆栽。

外部花园、活动场地的围墙以及建筑的消防楼梯均为建筑主体的有机组成部分,整个室外活动场地、教室以及走廊等共同形成了连续的室内外花园景观,整个基地因此在社区内完整形成了具有强烈存在感的特别所在。音体室下方多功能房间外即是该建筑的主入口。

该设计的整体概念是为儿童创造一个空间感强烈的教学点。他们有机会在这里亲身感受各种不同的光线与阴影、空间与形式、自然环境与人工环境,这和搭积木对儿童洞察力及想象力发展的帮助在本质上是一样的。教室外作为室外活动区的各层露台以及将教室分开的通风采光通廊,均是为了营造沿着建筑的动态的、类似街道空间的移动感。在这个学校内的行进和移动均设计为模拟在尺度适宜的传统城市街区内的行走体验。儿童和教师行走在蜿蜒曲折宽窄收放如同传统街道的走廊、开敞的通向开阔广场及室外活动空间的楼梯,穿行在连接建筑体块的连廊上下,置身于持续变化的太阳光影之中,在微风与静止里、安静或细语中,窗户开向屋内,就如同身处在安全熟悉的传统邻里之间。建筑的空间、光线、空气,外部的以及透过屏障的内部视线,开敞的走道、连廊和室外楼梯,共同为建筑内的儿童和成人们创造了丰富的空间体验,同时为身处外部的公众提供了接近传统花园设计和传统城市形式的尺度和空间体验。这样的体验,正是在现代都市生活中日渐消失,而在人类历史和童年时期却至关重要的空间教育。